News

Guangdong BAIDU Special Cement Building Materials Co.,Ltd
— 新闻中心 —

回忆录②|百年商埠西市场

作者手记:济南自开商埠百年来,西市场始终是商贾云集,生意红火,人气旺盛,历年不衰。迄今为止,西市场仍然是济南西部商圈里最为繁华的、最适合老百姓生活消费的商业繁华地区。

1904年是一个(龙年)闰年,也是大清国光绪三十年。这一年,孙中山在檀香山加入了华侨组建的洪门致公堂,并游历美国,宣传革命;邓小平、邓颖超、巴金、任弼时、程砚秋等名人此年出生。也是在这一年,胶济铁路全线通车,一列火车的汽笛声划破济南寂静的天空,一路上呼啸着开进济南府。

然后清政府批准了济南、潍县、周村一并“自开商埠”的奏折,从此济南府的工商业和交通业得到了迅猛的发展。尤其是胶济铁路近邻的经一路和西市场,获到了得天独厚的丰富资源。

当年济南的老商埠区是这样划定的:东起老城区以西的纬一路,西至北大槐树附近的纬十路,南以长清大道的经七路为限,北以胶济铁路经一路为界。西市场,就位于老商埠区的西北角。

“要想富先修路”。1904年6月,胶济铁路通车后,刚刚成立的山东商埠总局,就把修建“大马路”(即现在的经一路)视为当务之急。

据史料记载,修建“大马路”是经过了三、四年的筹备后,从1909年才开始动工。第一期工程是从“大马路”修到“三马路”(现在的经一路至经三路),路面为碎石路,路两边有雨污合流的排水沟,设有当年柏林标准的定型雨水斗,沿路中心底下砌有拱形的下水道,道路两边是红砖铺的人行道。到了1911年,济南商埠商务分会成立,同时大马路的修建也延伸到了经一路纬九路。当时这条“大马路”就是商埠区中第一条最好的东西交通干线。“大马路”的建成,为西市场的筹划建立准备了先决的便利条件。

再后来,随着胶济铁路和津浦铁路的并轨、改建和扩建,被称为“大马路”的经一路沿线,就陆续建起了许多与铁路有关的建筑、货栈、行栈、仓库和住宅,比如,1904年建成的胶济铁路火车站和济南府电报收发局、1909年建成的津浦铁道公司办公楼和山东铁道公司办公用房等。还有上世纪二十年代,建成的多个知名旅馆、饭店、大车行栈和交通驿站,由此可见,“大马路”的人气旺盛、生意兴隆,均是沾了胶济铁路和津浦铁路的光。

三大槐树街,指的是南大槐树街、中大槐树街和北大槐树街。位于中大槐树街和北大槐树街之间的西市场,在胶济铁路带来无限商机的影响下,很快就于1928年9月26日(农历八月十三)开张营业了。

当初西市场是在什么情况下建成开业的?《槐荫区志》是这样记载的:“明代前,自现南大槐树东首向北穿中大槐树东街、经二路、至北大槐树西首,有一土石岗,南高北低,蜿蜒起伏,貌似长龙,岗上植树,抵御风沙。南大槐树一带,人烟兴旺,故名盘龙庄”。也就是说,新辟西市场的位置就在盘龙庄的龙头地盘上,其地理风水尤佳。选择在龙年建成,又稳居在“龙头”之下开业,这样的经商环境哪有不显旺盛的道理。

那么,创建西市场的商家又会是谁呢?“1928年,历城仲宫商人刘晋卿与其结拜兄弟李九龄商定,由刘在此处租地9亩(0.6公顷),李出资盖起3排东西走向的平房180余间,对外出租。是年9月,刘、李二人与商贩集资择吉日请来木偶戏班,庆祝西市场(因地处商埠西部,故名) 开业。” (据《槐荫区志》)

其实,西市场选择在龙年开业,并非顺水顺风。重新翻阅有关史料就会知道,西市场龙年开业,是经过了一个非常煎熬的抉择。因为这一年,在济南的历史上是多灾多难的一年。

这一年的4月初,南京国民党政府举行“第二次北伐”,4月下旬,国民党军队开进山东的同时,第二次出兵山东的首批日军460人,也由天津到达济南。随后三万余名日军集结济南,并在商埠区安营扎寨部署警戒区,接下来日军多次蓄意制造事端,济南的形式骤然紧张起来。仅5月1日这一天,日军就在西市场的纬十一路、经三路纬二路和纬二路南头,随意将三位市民刺死或击毙。随后,日军的残暴行为愈演愈烈,发生了震惊世界的“五三惨案”。

可能是因为这块地皮属于老商埠区的缘故,也可能因为商家早就看中了这个风水极好的地盘,历城商人刘晋卿和李九龄独具慧眼,很果断地把这块风水宝地合伙买了下来,借机又盖起180余间平房,就这样在日军肆意烧杀抢夺和国人强烈反对日军侵略的环境下,西市场艰难的建成开业了。

逆境中,也显示了睿智商人的精明才干,他们开始以坐收渔利的经营方式向外出租,后来树大荫凉大,就逐渐形成了商埠区西端最大的综合市场。

除了上天赐给了好风水、好位置之外,西市场周边的小环境,也非常适合开辟贸易市场。比如,“十一马路”的集市贸易和牲口市,已经有了常年的摊位,北邻的北大槐树破烂市,也早就形成了气候,这就为西市场的建成开业提供了良好的氛围。

(六十年代是西市场。照片由槐荫区政协提供,不经作者本人同意,不许单独转发此照片)

再看西市场周边的大环境,更是为西市场的开业充当了“马前卒”。西市场位于经一路西首路南,沿着经一路东行,路北的胶济铁路沿线和铁路货场,已经形成了货物存储和货物运输的一条龙服务。越过胶济线再向北,就是黄河和小清河的“水上大通道”,从青岛、潍坊、章丘、周村、桓台等地区过来的海盐、海产品、棉花、布匹、土产、杂货等,大都经过“水上大通道”运到济南,然后再分销到老城区的各个商号或商埠区的集市贸易区;如果从西市场向西或向南,是来自仲宫、长清和党家庄的农副产品以及山货,随着大而全、小而精物品的源源流入,加上本地人经营五金、铁器、竹器、草编和日用百货的充实,西市场凝聚了一批精明的有实力的经商业主,西市场的地盘很快就得到了广大经商业户的认可和占用。所以,西市场开业后,随着地摊商贩的不断增加和地盘的逐步扩大,商情和人气骤然兴旺起来也在情理之中。

如果从北门穿过低矮的平房进入西市场,就能看到有相当于两个篮球场大小的空地儿,人们习惯叫它是“杂巴地”。“杂巴地”就是一般习武人的地盘。“杂巴地”的东面是赫赫有名的“马家馆”和“民生戏院”,南面是“和平电影院”和“振兴舞台”,北面是居民的平房。每天早饭过后,“杂巴地”周边就聚满了那些拉洋片、变戏法、耍猴的、算卦的、相面的、剃头的、卖野药等摆地摊的生意人。

据我八十多岁的父亲回忆说,“那时候在杂巴地上练习摔跤的人挺多,大都是光着膀子相互摔打,他们叫做‘摸泥鳅’。如果拜师学徒,师傅都会慷慨地拿出褡裢衣(一种专门用来在摔跤场上穿的短小结实的坎肩)来让徒弟们穿上,以防摔伤。”“表演一场下来,捧场子的会绕着现场走一圈,收点零钱或叫卖一些跌打损伤的膏药,遇上天气不好的时候还不能表演,所以,参加摔跤的人员很不固定,生活也非常辛苦。”他们除了切磋武艺和摔跤表演挣些生活费外,还时常邀请佟顺禄、谭树森、宛殿文、马振标等“跤王”前来助威助阵。老父亲还说过:“那时候佟顺禄的二哥佟顺德就在附近开了一个‘福乐堂’膏药店,专卖虎骨膏药,老板待人和气,生意不错,附近的老熟人没事儿都常去坐坐”。

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出生在西市场,记得那时候杂巴地东面的“民生戏院”,戏院的门脸儿不大,戏院子里却宽阔大气,北面是半弧形舞台,台下东西横向能并排摆放三张大联椅,南北纵向可以摆放十几排。戏院里就是以大鼓书、地方戏和皮影戏为主。

(六十年代的“十一马路”大集。照片由槐荫区政协提供,不经作者本人同意,不许单独转发此照片)

关于西市场的艺人和演艺,史料上是这样记载:“著名五音戏艺人邓洪山,山东快书表演艺术家高元钧,乔派坠子传人郭文秋,近代琴书“殷贺茹”三门鼻祖之一殷田昌同其养子殷茂太,先后到西市场卖艺,西市场成为济南市曲艺主要集中地之一。”

我小时候常在这里看老艺术表演家郭文秋的“河南坠子”和一些说书唱戏艺人的表演,他们今天说一回,明天说一段,故事连贯,引人入胜。特别是皮影戏老前辈李兴时“主挑”的皮影,那娴熟的技艺、诙谐的唱词加上略带沙哑的嗓音,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戏迷。可见戏院的生意和人气都非常的不错。

听我父亲说,那时候来戏院听书看戏的有两种人。一种是“戏痴”,专为听书看戏而来,因为说书唱戏大都采取一段段的说唱形式,多有“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之意,所以吸引着这些“粉丝”天天按时到场,听起来如痴如醉,很少有人“旷课”;另一种人是“休闲派”,这些人主要是白天做生意的老板、或做长工打短工的劳力人,他们有空就来听,有时候听半场就走。更多的是听着听着就抱膀伏案而睡,时而东倒西歪,时而鼾声如雷,直到曲终场散。尤其是在寒冷的冬天或炎热的夏天,他们也会即为听书看戏也为驱寒避暑而来。

西市场是老济南商埠区五大市场(翠卖场、新市场、万紫巷、西市场、大观园)之一。按照开业时间排序,西市场排在第四,早于大观园商场三年。

追溯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凡是到过西市场逛街购物的市民都知道,当时进入西市场,在它的南面、北面和西面各有一个较大的出入口,老济南人都习惯称之为西市场的南门、北门和西门。如果细分开来,这三个门因处位置不同,进出的人群也不同。

西市场南门,位于马路宽阔、交通方便的经二路纬十路的路北。在当时西市场的三个门当中,只有南门有公交车通行和方便自行车进进出出。因此南门就是市民流动最多、购买力最强的发财之门。

我还清楚的记得,当时的西市场以日用杂货为主,兼营五花八门的生意。从南门进入西市场,两边则是比较正规的店铺,卖鞋的、卖布的、卖药的、卖衣服的和后来建成的新华书店等。在店铺外面或者空闲的地段上,就是那些小生意人的天下,比如:修鞋的棚子旁边是修理钢笔的,卖烤地瓜的近邻是缠糖稀的,贩卖古董的地摊与旧书旧货挤在一起,变魔术的和耍猴的争抢地盘,唯有蹦爆米花的会躲在某一个角落里,“炮声”不断,香味扑鼻,生意很好。

西市场的西门,则开在商铺林立、商贩密集的纬十一路的中间(俗称“十一马路”)。 “十一马路”的南面与经四路纬十二路(也就是“十二马路”)倾斜相连,北端与具有古老民族风俗的北大槐树街融会相通,全长大约五六百米。那时的“十一马路”两边,是老街、老巷、老房子,沿街的店铺生意主要是以铁器加工、竹器编制、五金土产、副食调料和农贸市场为主。从西门进出西市场的,主要是生意人吃喝玩乐和当地市民购买生活用品的财源之门。

后来随着商业布局和经营需求的自行调整,那些落后的“手工业”,逐渐地被日用百货、副食调料、烟酒糖茶和集市贸易所替代,慢慢的与西市场小商品市场在经营特色上融为一体,在经营范围上相得益彰,在经营品种上拾遗补缺。“十一马路”的早期发展和优胜劣汰的经营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衬托”了西市场发展壮大的辉煌历史。所有这些,都与西市场畅通无阻的西门,有着直接的关系。

西市场的北门,是一个刚刚能错开两辆地排车宽度的胡同,位于西市场的东北角。向北出去胡同道,就是经一路纬十路,从这里向西,经过十一马路可与北大槐树街相连;向东可与纬六路(铁路)货场和火车站相通,因此由北门进出西市场的主要有两种人群,一种是在附近居住的老百姓和从火车站来济的外地客流,一种是从铁路货场、八里桥方向,拉着地排车、蹬着三轮车来回运送货物的人力车夫。所以,北门是财源滚滚来的聚财之门。

西市场分别在1958年、1965年、1984年、1989年和2006年,至少经历过五次较大范围的改造。西市场内较早的百货大楼、文具店、委托店、理发店、饭店、戏院,连同西市场南门西侧的新华书店等随之消逝,其中,“和平电影院”(前身叫齐鲁电影院,1943年开业,也是济南西部地区第一家能够放“无声”电影的电影院)在西市场的第三次改造中迁址,于1984年前后坐落在市华联东侧,也就是现在的“路港和平商城”。2000年,和平电影院彻底关闭放映和演出功能,与西市场小商品市场溶为一体,转为小商品批发大厅。

后来,随着经济发展的放开搞活,西市场小商品市场与近在咫尺的市华联商厦,展开了激烈的商业竞争。但是,由于两者在进货渠道、环境服务、价格质量、售后服务等方面上的硬性差别,使他们之间没有成为你死我活的生意场上的敌人,而是形成了相辅相成、取长补短、各有特色、错位经营的竞争局面。

在某种意义上讲,是百年商埠西市场哺育了济南市华联的前身——西市场百货大楼乃至西市商场的生存和发展;同时,也是由于改制后的华联商厦突飞猛进,由小变大由弱到强的锐变,使西市场小商品市场在改革的重重压力下不断升级改造,成为百年商埠区百货和小商品流通的集散地。

西市场虽然早就没有了旧时商铺的痕迹,但是西市场的基本轮廓还是依稀可见。几十年来,无论怎样整修道路、翻建大棚、整合摊位、改建小商品大楼等,设计者和管理者都把原来旧时三个正大门儿(即西门、南门和北门)的通道位置保留了下来。

再具体一点说,现在西市场保留下来的南门和西门,应该就是早先原来的旧址,所不同的是大约在十多年前经一路拓宽改建时,将北门胡同道的长度向后(即向南)压缩了数十米,但是那条街(道)还是在原来旧时北门的原址上。更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打通西市场东面的“断头路”,(打通后由经二路纬十路可以直接通向经一路纬十路),市政府从2000年就开始冻结本片区,直到2017年3月份,“断头路”才终于贯通。令人欣慰的是,西市场的北门通道还是在原址上保留了下来,每天从此门进出西市场的客流依然络绎不绝。

百年商埠西市场之所以能够长期生存并长足发展,究其原因之一,就是老一辈留下来的商业文化得到了极大的弘扬,优秀的商业传统得到了大力的传承。在某种意义上说,人气的旺盛和商圈的繁荣,与西市场这三个正大门儿的设置和保留,有着密切的关系。

NEWS

Recommended news
— 推荐新闻 —

11

2020-01

池子被移出笑果文化群聊,正面开撕CEO不只是一时口嗨

《吐槽大会》是很多年轻观众非常喜爱的语言类节目,随着脱口秀节目的增多,以及李诞成名之后对笑果文化旗下的员工的力捧,被大家熟知的脱口秀演员...More>>

25

2020-12

蒙古呼麦引抖音网友膜拜,这项中国非遗就连美国歌后JessieJ都震惊了

最近,一个24岁的内蒙小伙在抖音上火了。视频上,小伙子靠在门边,张口就来了一段呼麦,声音悠扬,令人听来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广袤无垠的大草原。视...More>>

26

2019-11

酒文化中的“历久弥新”,这款酒就是最佳注解

前些日子,陈宝国、秦海璐、巩汉林等主演的年代大戏《老酒馆》在全国热播,收视一路看涨,引发了网友对于“酒文化”的强烈共鸣。《老酒馆》将解放...More>>

28

2017-08

标准化势必会成为未来家居物流行业

随着互联网家装的深入,标准化势必会成为未来家居物流行业的整体发展趋势,蚁驿站正是蚁安居顺应行业大潮推出的第一款专属物流产品,未来,蚁安居...More>>

19

2021-06

请高手分析下周大盘走势

9月份的上涨只是下跌途中的一个反弹,更惨烈的下跌将演义到明年初。国庆行情将和去年的奥运行情极其相似,不是短线高手,建议空仓休息半年,养精蓄...More>>

09

2020-01

除了应付考试,我们为什么要学历史?历史的重要性

“告诉我,爸爸,历史有什么用?”法国现代著名历史学家布洛赫的儿子有一天问他的父亲。布洛赫认为这是一个切中要害的问题,也是一个不容易回答的...More>>

Tel
Mail
Map
Share
Cont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