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Guangdong BAIDU Special Cement Building Materials Co.,Ltd
— 新闻中心 —

这样“人机对话”太生硬,健康码两次“翻脸”连个理由都不给

我打市长热线,怎么也无法接通;我报警求助,前来出警的民警说,这不属于他们的职责范围。我询问当地防控指挥部联系电话,他们说不知道,让我自己网上查询。我白天还沉浸在结束医学隔离观察的喜悦之中,突然间心情就跌落到了谷底。

3月11日晚,已经治愈30多天的我,在机场手握十份健康证明文件,却被一个异常的红色健康码挡在登机口之外,眼睁睁看着飞机起飞。

我叫葛蕾,今年26岁,湖北武汉人,是一名新冠肺炎治愈出院患者。3月11日晚上,我在呼和浩特白塔机场,被拦在了登机口。

“噢,是这样,那个健康码没有及时更新我的信息,我现在已经治愈30多天了。你看,这些是我的出院文件、核酸检验报告、解除隔离证明。”我赶紧边解释,边拿出这10份文件。

然而,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连看都没看,只是说:“什么文件都没用,我们只认健康码。”

我着急了。因为明明此前收治我的二连浩特市,已与航班落地城市——海口市的有关部门对接联系,对方同意接收我。

我也主动与海南住处所属社区联系,如实说明了我确诊、治愈、结束医学隔离观察的情况,几经沟通协调后,社区表示我可以返回。一名社区工作人员,还嘱咐我登机后告诉他一声。

我打电话给海南的社区工作人员,他听了之后很惊讶,但也无能为力;二连浩特市的同志紧急联系了海口市有关方面,得到的答复却是,他们没有不准红码乘客登机的规定,也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站在登机口前,时间一秒一秒流逝,我却什么也做不了。孤零零地站在机场大厅,这40多天的经历,就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快速回放。

今年冬天,我原计划与几位朋友前往莫斯科。1月23日晚,我们乘坐的K2次国际列车抵达内蒙古二连浩特站。按照海关人员的要求,护照签发地是湖北的乘客,都被送到二连浩特市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1月24日,我得知自己被确诊新冠肺炎的消息。入院后,我一度被列为重症,多亏全体医护人员全力救治,我才转为普通病例,并于2月6日治愈出院,3月9日解除医学隔离观察。

考虑到武汉疫情保卫战还在继续,我决定前往位于海南省琼海市的住处,好好休息放松一下。

因此,二连浩特市与航班落地城市海口的有关部门提前进行了沟通联系;我也主动与住处所属社区报告情况。

在此期间,我已在琼海住处的微信业主群看到,进入海南需要扫描注册健康码信息,我就进行了有关操作,并于2月26日获得了一张绿色健康码,还打了卡。

但奇怪的事情很快发生。3月10日,我购买了次日从二连浩特飞往呼和浩特,再由呼和浩特飞往海口的两张机票。突然,我发现健康码变成了红色,系统提示的转码原因是“存在于国家确诊库”。

看到这样的信息,我很惊讶。从我2月6日治愈出院到3月10日,有30多天。而3月10日之前,一直是绿码,怎么就突然成了红码?

我立刻把我的疑惑告诉了二连浩特市的工作人员。他们表示,对这个情况并不了解,但他们为我提供了出院证明、健康告知书、核酸检测报告,以及由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二连浩特市医院等三级新冠肺炎治疗专家组,同意解除医学隔离观察的意见书。

本来我已经治愈了,拿到这10份文件,我心里就更踏实了。虽然问题出在信息异常的健康码系统,但手上有这些白纸黑字的文件,我觉得足以证明我的健康。

3月11日中午,在二连浩特市赛乌苏机场,我顺利登上航班,来到呼和浩特。当天晚上,我再次乘坐同一家航空公司执飞、由呼和浩特飞往海口的航班,却在准备登机时,被拦在了登机口。

我打市长热线,怎么也无法接通;我报警求助,前来出警的民警说,这不属于他们的职责范围。我询问当地防控指挥部联系电话,他们说不知道,让我自己网上查询。

当时已是晚上10点多。电话拨过去,很快就有人接听了。听过我机场被拒的经历后,对方说,“知道了,这就派人去机场接你”。

22点44分,一辆120救护车把我接到一家酒店,却是暂停营业状态。后来,经自治区防控指挥部的同志多番协调,我被安顿在一家定点收治隔离人员的酒店。

躺在房间床上的时候,已经是3月12日的凌晨了。折腾了一天,身心俱疲,可我怎么也睡不着,一连串的问题萦绕在脑海间——

为什么我的海南省健康一码通信息,突然由绿码变成了红码?为什么十份专业机构的权威文件,抵不过一个信息有误的二维码?如果这个信息管理系统存在漏洞,我们如何能证明自己的健康?

12日上午,我接到内蒙古自治区有关部门一名领导的电话,说他们正积极联系、协调解决让我上飞机的问题,并很快给我出具了一份要求机场同意我登机的公函。

当晚23点43分,我接到了海口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工作人员的电话,表示会在核实情况后,尽快为我转码。

13日0点52分,我的海南省健康一码通系统提示,我的健康码已经转绿,系统显示的转码原因是“指挥部核实转码”。

虽然没有人解释之前为什么健康码会变红、现在指挥部又核实了哪些内容才转绿,但我终于可以顺利回家了。回想这2天的经历,充满了波折,更充满了温暖,感谢所有认真负责、细心热情的工作人员们。

我的战“疫”79|这次我把丈夫借给你们,一定要好好地还给我我的战“疫”78|大家都铆着一股劲,为这批特殊客人营造一个“家”我的战“疫”77|医护人员护目镜除雾成难题,温州兄弟巧装自制“雨刷器”我的战“疫”76|我家小区“能人”多,揣着一堆证明忽悠人我的战“疫”75|一个多月四次转战,进入抢救病人核心区我的战“疫”74|去火神山支援没找着门路,就做了志愿者司机我的战“疫”73 |1岁多的儿子发高烧,差点成了意大利“一号病人”我的战“疫”72 |园区复工闹心事:先怕有人偷着干,现在又愁缺人干

Tel
Mail
Map
Share
Cont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