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Guangdong BAIDU Special Cement Building Materials Co.,Ltd
— 新闻中心 —

出使敌国被关押19年,成为中华民族气节,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很小的时候,曾经听过一首歌,这首歌的名字叫做《苏武放羊》,这首歌的开头是这样唱的:苏武留胡节不可耻,冰天雪地穷愁十九年,渴了喝雪,饿了吞毡,心系汉民。

小时候唱这首歌的时候,从来没有真正理解过歌词的含义,只是为了唱而唱,当开始接触历史知识的时候,才渐渐开始明白,这首歌原来是关于两千多年前的一个真实故事,是关于当时作为西汉使者的苏武被匈奴扣押了十九年,始终不屈的故事。

当你一步步了解苏武的故事,你会忍不住流泪,会激发心中无限的民族凝聚力和自豪感,会明白这就是中华民族的民族道德,是古人一直坚守的,也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精神支柱。

苏武曾是西汉边境代郡太守,因父亲苏建的功劳而担任过官职,汉武帝时期,苏武被任命为中郎将,出使匈奴,当时西汉与匈奴处于战争状态,经过西汉的强烈打击下,匈奴实力受损,也被迫对汉朝采取了和解的态度,在匈奴新单于即位时,汉武帝派遣以苏武为首的外交使团前往匈奴,目的是与匈奴暂时和解。

于是苏武率领一百多名使臣来到匈奴,在匈奴期间,匈奴内部发生叛乱,一部分匈奴人和投降的汉人想带着匈奴单于的母亲一起归顺汉朝,叛乱的匈奴和汉人还与苏武的副手张胜有联系,想利用汉朝使臣的力量,参加叛乱,叛乱失败了,不知情的苏武受到了牵连,汉朝的使臣们都被匈奴扣押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扣押就是19年。

作为汉朝的使者,当苏武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想用节气自杀,但是在张胜和常惠的劝说下,没有成功自杀,当匈奴人派出卫律审理此案的时候,苏武再次拔刀当场自杀,卫律不想苏武就这么死了,于是派人请匈奴大夫治疗,苏武刚刚断气就被匈奴人救了。

苏武的性格无疑是刚烈的,虽然在整个事件中,苏武没有参与,但是为了明志,苏武没有犹豫,想要自杀谢过以示清白,要知道使者代表的是国家,匈奴想要苏武投降,但是苏武并不想投降。

在长达百年的汉匈战争中,双方投降的将领数不胜数,比如匈奴浑邪王在河西之战中投降了汉朝,而汉朝骑都尉李陵在苏武被扣留的第二年的军机山之战中也投降了匈奴,汉匈之间互相投降的将领还有很多,其中不乏名将,如果苏武投降匈奴,那也很正常。

但苏武以死捍卫了自己的清白和国家的荣誉,作为大汉使者,苏武是称职的、合格的,作为大人物百姓,苏武是高尚的、坚强的。苏武这种对国家忠心耿耿的人才,匈奴也想得到,所以盯着苏武,希望苏武能够投降。

匈奴人开始软硬兼施,先是在苏武面前斩杀参与平叛的百姓,迫使苏武投降,随后又以高官厚禄?封王拜爵引诱苏武投降,但无论匈奴用什么方法,苏武就是不投降,苏武已经在前面自杀了,一个不怕死的人,怎么可能投降?

匈奴没有办法,于是把苏武关在了地窖里,不给苏武吃,不给苏武喝,在北方辽阔的大草原上,在寒冷的冬天,苏武就这样孤独的躺在地窖里,没有吃的,没有喝的,身上还带着伤,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可能早就死了,但是苏武心中已经燃起了熊熊的大火,他要坚强的活下去。

于是苏武在地窖里饿了就吞下毡毛吃,渴了就抓一口雪吃,毡毛不过是羊毛,苏武就这样活了下来,这就是歌里唱的渴了喝雪,饿了吞毡。过了几天,匈奴人以为苏武死了,准备收尸的时候,发现苏武还活着,匈奴人是马背上的民族,崇尚强者,信仰神灵,在这样的条件下还能生存下来,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不知道的是,人不吃东西只喝水,理论上还能生存七天,苏武以顽强的生命力,和坚忍不拔的意志,硬是活了下来。

究竟是什么支撑着苏武至死都不愿投降?苏武只要你说出那句话:我愿意归降。所有的痛苦都会消失,所有的烦恼都会消失,但他不能,可以无视肉体的痛苦,甚至可以无视生命,除了强大的精神信仰,没有别的。在苏武的心中,因为精神信仰的强大力量,产生了强大的意志力和抵抗力,支撑着苏武的身体坚强地活着。

然而对于苏武来说,这只是开始,噩梦还在后面,匈奴发现苏武没有死之后,觉得苏武不是一般人,简直就是神人,于是苏武到了匈奴最北端的领地——北海,这里就是今天的俄罗斯贝加尔湖,并送给苏武一群公羊,让苏武在北海放羊,并对苏武说,如果公羊生下小羊,你可以把苏武放回去。

如今,俄罗斯贝加尔湖的平均气温为零下38度,如此寒冷的天气,对于身处北海的苏武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因为相比以前的地窖,苏武有了行动的自由和自己获取食物的来源,但对于一个生长在中华大地上的人来说,却是一次生命极限的考验。

在冰天雪地的大草原上,一望无际的白雪皑皑,天地之间只有苏武一个人,苏武就这样在北海牧羊已经牧羊了十九年,十九年来,苏武每天都是一个人放羊,一个人生活,一个人睡觉,一个男人吃饭,连个说话的男人都没有,更不要说恶劣的自然条件了,苏武一直以来都是淡淡的那种无边的虚空和陌陌,时间的缓慢流逝,没有人说话和交流的无聊,可以让一个正常人疯狂,可是苏武就这样过了十九年。

19年来,苏武一直与信使伏节绑在牛的尾巴上消费,这是证明苏武身份的唯一证据,苏武无论是睡觉还是工作,伏节从未离开过,与其说伏节,不如说这是苏武身上唯一值得依靠的信物,这种来自家乡、来自自己对国家岗位忠诚的信物,成为苏武最大的精神寄托,苏武梦想着有一天回到长安,回到当年汉武帝派他出使匈奴19年的经历和职责中去。

这就是苏武崇高的职业道德和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远远超过两千多年前大汉民族形成之初,这是汉人的血脉,也是汉人的精神支柱,是支撑民族精神一直发展的信念,是大汉的精神支柱,是后世亿万中华儿女敬仰的精神。

十九年来,苏武如此坚强地独立生活,无怨无悔地活着,既没有抱怨自己效忠的帝国没有来救他,也没有抱怨苍天为什么这样对他,苏武只是为了心中那团永不熄灭的信念之火而好好活着,活着只是为了将来有一天,能重新回到家乡生活,能回到家乡。

十九年,苏武经历了友好往来,比如匈奴单于的兄弟送给苏武大量的牛羊和寒货,同时也遇到了一系列的困难,比如苏武牛羊全部被盗走,同时匈奴不断派来投降使者,比如匈奴曾经派来投降匈奴的李陵苏武,但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苏武就是苏武,投降是不可能的,即便是汉武帝驾崩的消息传出后,也没有动摇苏武坚强的决心,苏武能做的,就是用一声大哭表达对皇帝驾崩的悲痛,唯一能让苏武感动的,就是何时回到汉朝。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皇帝登基后,派使者与匈奴和解,并要求苏武等人,汉朝使者通过特殊的手段得知苏武还活着,羊在北海,通过外交途径与匈奴周旋,匈奴只能放回苏武,于是,四十岁才使乌苏的匈奴,再次回到汉朝,已经是五十九岁了。

当白发苍苍、衣衫褴褛、满脸沧桑的苏武手持光头使者符节出现,回到魂牵梦绕的京城长安,每个人都流下了激情的泪水,19年的坚持,19年的磨难,换来了最后的圆满,梦想的实现,苏武觉得很值得。

苏武作为一名使者,即使被关押了十九年,依然坚定不移地完成了国家赋予的任务,十九年如一日地坚持着,不管有多大的困难,有多大的苦难,支撑苏武坚强活下去的理由是心中对国家、对民族的信念,对他对皇帝、对人民的忠诚的交代。

Tel
Mail
Map
Share
Cont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