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Guangdong BAIDU Special Cement Building Materials Co.,Ltd
— 新闻中心 —

一个32岁医药代表转行金融圈的疯狂752天

初春的傍晚,星巴克只有三三两两的人,苏鹏弯着腰伏在电脑前改文件,手机群聊时不时@他。

这个我认识了两年多的88年小伙子,看起来好像还和我刚认识他时一样,又好像完全不一样了。

我想起,两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傍晚。在学校操场跑完步,这个对金融一窍不通的医药销售,第一次和我说起他想转行金融圈。

然后,我以为就没有然后了,等来的却是他无数次地约聊,聊可能,聊机会,聊工作,聊权衡,聊坚持,也聊放弃……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和他一样,做着一个金融梦;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和他一样,经得住起起伏伏伏伏;我更不知道有多少人有勇气像他一样,在不年轻的年纪重头来过。

“可能是因为我在医药领域没找到好出路,也可能是因为我媳妇和我说,金融有前途,门槛高,适合我这种学霸。”

是的,苏鹏是个学霸,大学和研究生都在985大学学生化专业,2012年硕士毕业后,他还复习了一年考博,却在最后被刷了。

没做好就业准备的苏鹏,就这样进入了一家心血管产品公司,做起了本科生就能胜任的医药代表。一做就是三年。

这三年,医药行业的行情一年不如一年,业务也一年比一年难做。尽管三年后他跳槽到新公司,也并没有迎来人生的转折点。

公司业绩糟糕,政治斗争不断,频繁的换岗调薪18年开始的裁员,让苏鹏彻底自我放弃了。

“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我都是10点才从家里出门,11点多到公司,中午吃完饭,下午4点多就走了。不知道干嘛,也不知道自己能干嘛。”

18年4月,苏鹏终于等到了自己也被公司开除的消息。他并没什么情绪波动,甚至没告诉在家里帮忙带孩子的岳父岳母,每天还是早早出门溜达。

沿着复兴门内大街一路溜达的时候,苏鹏第一次注意到沿路的风景。央行、华夏基金、北京银行,中国人寿、证监会……各种高大上的证券公司、国际投行、基金公司、银行总行、监管机构鳞次栉比。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金融街这样的地方,每分每秒都有人赚钱,而我又能靠什么赚钱呢?” 苏鹏告诉我,这是他第一次萌生转行的念头。

六年的医疗生涯,他明白,能给自己的并不多。做市场他经验不足,做医学又没有专业优势。医疗行业的前景他不看好,二八原则下的竞争也注定了他只能作为分母在不同公司间跳来跳去。

干脆转个行吧,利用自己的医疗优势和产业背景,链接到金融领域,做金融领域的医疗投资。

溜达了半个月,咨询了不少人的意见,苏鹏就这样一时兴起地把自己的下一份工作,定位在了金融街。

一方面他想学学金融知识,给自己充电。一方面他了解到,以名校MBA的身份进入金融圈,是目前最可行的路线。

唯一的Bug在于,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年男人苏鹏不仅不能给他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贡献收入,还要从存款中拿出20多万充值梦想。

中年男人的梦想太昂贵,但让他欣慰的的是,他的妻子都无条件支持了。连带娃这件事,也全部承担起来。

2018年8月,苏鹏开始攻读国内一所名校MBA,他选择读在职班,每个周末两天轰炸式上课,工作日他还是想找找相关工作,一点点链接进去。

他仔细研究了岗位要求,也问了金融圈的朋友,才知道,没经验没技能的他,想找工作,基本不可能,只能先从实习开始。

第一个实习,他是从学校网站找到的,一家创投机构,做业务运营助理,不给工资。做了一个月,发现什么金融经验都学不到后,苏鹏果断离职了,后来,他从新闻上得知,这家机构的总经理带着公章跑了……

第二个实习的产投公司,也来自学校网站。借着名校光环,虽然面试的投资问题一问三不知,他还是入职了,不过是线上入职。投资经理为了抓紧干活,让他在家找数据,根本不给机会来公司。偶尔来几天,每个同事都看起来冷静而刻板,让人压抑。

在第二家公司实习四个月后,女儿生病,妻子累倒,苏鹏自己也迷茫了,只得辞职。在家一边照顾女儿,一边备考CFA。

一辈子做医生的父亲虽然以前不喜欢他做医药代表,但对他不承担家庭责任的冲动决定更是愤怒不已。

再加上,为了给马上要上学的女儿解决户口,苏鹏不得不在天津买了房,首付是父母出的,但每个月的5000多房贷却要他自己还。

“在理想面前,总得有人牺牲。” 这两年,苏鹏反复和我说着这句话 :“我没理由只要求她一个人。”

恰好这时,朋友帮苏鹏联系了一家医美行业的投资公司,对方答应了他要求的高薪,也答应了他参与医院管理的要求。

“其实那个时候,我的心态有问题。我觉得金融我进不去,但已经花了这么多时间成本,我必须找到人为我的损失买单。就是这种心理让我只是逐利,却忽视了利益背后的风险。”苏鹏在事后和我反思。

这个风险是什么?干了几个月后,苏鹏发现这家公司一没现金流,二没实际产业,老板招聘时提到的一切基本都是画饼。最关键的是,工资也一直不发。至今苏鹏申请的劳动仲裁还没有定论。

他以为抓到的救命稻草,抓上手才发现不过是浮萍一根。老板的丑恶嘴脸,行业的乌七八糟,金融工作的渺茫可能,都让这个骄傲的男人失去了方向。

每次父亲播来视频,他还会找个安静的角落,像模像样地和父亲聊下假装一直从事的医疗工作。

10月,就在苏鹏已经打算回医疗公司上班的时候,一家本土投行的HR给他发来了面试邀请。这家机构是他半年前投的,忽然有了岗位空缺。

“她和我说你其实特别合适,你有产业背景,医疗投资和别的投资不一样,需要有专业背景,外行很难积累。你的性格也沉稳,能在这个圈子沉下来。”

苏鹏至今记得那位HR的话,在他这段起起伏伏的求职经历里,他太需要这样的人,这样的话,来印证他的选择了,哪怕这只是句例行安慰。

HR的面试通过后,公司合伙人的面试时间一直敲不定,他的时间很紧,又要马上飞深圳。没时间安排面试。

他把个人经历打印了两页纸,在合伙人去机场的车上,他一刻不敢停地聊了自己为转行做的准备,和对新工作的想法思路,整整聊了40分钟。

“快到机场的时候,合伙人和我说,他当年在高盛入职时有两轮面试,都是在机场路上完成的。你让我想到了年轻时的自己。合伙人最后说了这句话。我就知道,这次差不多是行了。”

果然,几天后,他拿到了这家投行做助理分析师的Offer。正式工作,有领导带,工资虽然是新人,也比他预想的要高。

新工作让苏鹏十分兴奋。虽然他常常加班到深夜,虽然他压力仍然很大,年底不close项目,就没有奖金,只能拿基本工资。

但是他甘之如饴,从未涉足的领域,合作竞争的机制,能干友善的领导,还有来自同事的帮助,都让新人苏鹏时刻感受到成长。

“公司存量的项目,会让我们每个人去公平竞争,写项目书,和领导汇报。然后领导去打分,分享思路,让你去思考完善,最后谁分最高谁就能拿下这个项目。” 这样的竞争做了几次后,苏鹏逐渐摸到了门道。

“熬了半年,竞争了十几个项目,拿到了3、4个,对接了不少新资源,也推进了1、2个项目,虽然不算快,也不算牛逼,但公司批准我转正了。” 苏鹏说到这,还是难掩兴奋。

我当然知道,金融圈本就是一个内卷市场,供大于求,顶级机构一年就招那么点人,清北复交常青藤的高材生把门槛拉的老高。大多数人只能从事底层工作,或者干脆不进入这个竞争残酷的是非地。

“比如,第一点就是要知道,转行真的特别难,一定要有一颗坚定的心。要持续地坚持,找到能给你支持的人。”

“这个支持不单单是给你机会给你链接,更多是帮助你稳定心态。我觉得我今天之所以这么坚定,是因为我已经经历过很多波折,体会过很多失望,现在已经穿越周期了。”

“第二点,要给自己和家庭留够至少一年的积蓄。就因为我之前六年工作稍有积蓄,才没有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挂掉。这一年的家底,算是你对家庭的交代,也算是给自己的一个止损期吧。”

“第三点,就是不要禁锢在自己的圈子里。比如我去读MBA,就从这个平台,得到了实习机会,也认识了更多金融圈朋友,如果不是靠着平台和人脉的支持,我自己早就放弃了。”

“接下来,我觉得就是要对金融圈有更多信任。虽然门槛高,虽然不好进,但千万别去妖魔化它。我就是靠着自己,没靠关系,赤手空拳进去的,现在也没受到排挤。”

“最后一点,我想说的是,别怕失败。你看我经历了这么多失败,被骗,被辞,还不是照样闯了下去。只要想清楚这是正确的事,就坚持下去。如果年轻时就活得谨小慎微,你不觉得累吗?”

在英蓝楼下的星巴克,我的MBA老同学苏鹏,终于兑现了他两年前说过的话“总有一天,我要进驻金融街”。

他穿着合体的西装,眼神坚定,声音谦逊。有一个瞬间,我甚至已经分辨不出来,这真的是当年那个在学校操场和我跑步的小伙子么?

没有人能定义,苏鹏的这次转行是否成功,毕竟,在他人生的长跑里,这只能称之为一次阶段性胜利。

这份意义不仅仅是一份金融工作,更是一种历练和磨砺,和一份坚持到花开的自我实现与自我定义。

“一切才刚刚开始,不是么?” 走出星巴克,看着金融街上匆匆走过的人流,苏鹏和我说。

Tel
Mail
Map
Share
Contact